时雨无阑珊

意难平(上)

稍微短一点,可能是上下两篇


提前说,我不太会取名字

所以微信名我选择了昵称模式

(就是微信备注的名字在群聊天直接显示)

比如我备注邓超是超哥,他不管在群聊取什么名字,显示都是超哥

提前解释一下,免得大家觉得有点不好……

-

这年的夏季分明过得很快,对鹿晗来说又是一个漫长煎熬的盛夏。


转入九月,上海街头的梧桐叶都染了黄边,一场秋雨一阵风才有了一丝丝入秋的感觉。


在剧组的日子每天都不知道在忙什么,被人推着往前走,是外景又或者棚景,日子浑浑噩噩。终于有一个机会,能回一趟北京出个商业行程。


脚踏在北京首都机场的水泥地,机场时常风大,比上海的温度还要低一点。这时节还穿着一件短袖白T的鹿晗拉了拉鸭舌帽沿不发一言的在机场前行。


等待行李的时间,摸出手机翻阅微信未读信息。那个安静了几日的八人小群组似乎又热闹了起来。


赫哥:@邓超人 老邓头,我老邓头,我今儿在北京录节目呢,你不是也在北京拍杂志,一块儿出来吃饭!


超哥:好啊~

超哥:#星星眼

超哥:地方你定,好吃的餐厅你都熟


赫哥:好嘞,这你还担心,还有谁在北京,都来啊!


手指划过还算长的聊天记录,其他几位看着两个人约了饭,纷纷表示气愤没办法赴约。再往后,却看见了一条让他也冷了几秒的回复


热巴:超哥赫哥我也在北京#猴子


超哥:小迪来!

赫哥:小迪来!


热巴:那我完事儿给你们打电话#哇


-

手指尖在手机壳金属边缘停留了几秒,心里细细思索了几秒的鹿晗最后在输入栏按下了一句话发送了出去。


鹿晗:我刚飞到北京,高铁没票,晕机。


很快他也收到了回应。


超哥:儿子来!

赫哥:小鹿来!


鹿晗瞅着旁边老高一脸莫名其妙的神色,笑笑的回。


鹿晗:那我完事儿给你们打电话。

-



陈赫是他们这群人里面出了名的饕客,天南海北哪里都有朋友,哪里都能找到好店带他们去吃。




这回约的是一家云南菜,藏在三里屯后巷的一个拐角,这寸土寸金的地方,上下三层店面,只做京城最地道的云南菜肴。




从保姆车下来的鹿晗被陈赫提前打过招呼的服务生一路走小道儿引到三层的包间。




推门而入时,邓超正和陈赫说这话,微微抬起的右手掰着手指似乎在数着什么,一抬眼就看见鹿晗匆匆而入的脸。


转瞬就是一个灿烂的笑容,邓超站起来一面招呼着他坐下一面寒暄:“哎呦我儿子嘿,真是想见你一面不容易啊。”




摘了口罩的鹿晗把鸭舌帽和口罩一并交给了跟在身后的老高手里,并吩咐着,“你们一块儿吃,随便点,待会你把钱结了就是。”以往聚餐也是这样,他们自己坐一桌,助理随行人员自己单独一桌吃。


老高出去后,鹿晗才坐下去和邓超陈赫埋怨自己心里的那点委屈,“爸,我这几个月简直如蹲监狱,实在是想去哪儿都不容易。”




说完眼神快速的瞥过了自己右手边空着的那张椅子,上面放着一个女士手包。


可惜他


再快速的打量也被坐在对面的陈赫逮个正着,陈赫手里拿着筷子把小碟里做好的菇子塞进嘴里,咀嚼间语带调戏的说着:“去洗手间了。”




鹿晗点点头,埋头不言。




哗啦——


横向推拉的木门推开的声音太过独特,独特到鹿晗没忍住后背一僵。


他故作自然的姿态转过半个身子去看他背对的包间门,却看见她逆着屋内柔和的黄色灯光站在门口也在看他。


她的头发还是舒服的盘在脑后,脖间有着几根稀疏的碎发,面上带着妆,在这光线下尤其的好看。


她双手放在背后把门推回原始状态,声音淡淡的说着:“来啦。”


鹿晗一愣,然后点了点头,答道,“昂,来了。”

-

“再早一个月的时候想约你们来吃的,那时候是松茸的好时候,这老板是我哥们儿,都是从香格里拉直接空运过来的松茸,银碳烤着吃的松茸,松茸鸡汤,都是上好的滋味。”


筷子夹着腌制的鸡枞菇往热巴碗里放的陈赫,还不忘说着自己没能和他们吃上一顿松茸宴的可惜。


小杯中灌满了玫瑰酒,邓超喝得有点开心,语气也带着一点轻松,“一年里头能约上一回是为难得。”


说完举起了酒杯,迎着桌面正上方的灯盏,晃着盈盈波光,“来来来,喝一杯喝一杯。”


热巴方才就喝了两口,被这好听的酒呛得有些红脸,于是只是浅浅的抿了一口。放下酒杯的时候,却看见仰脸就是一杯的鹿晗正看着她。


邓超不高兴了,“儿子,你、你,不是,是小迪、小迪要喝少点没关系,你喝少了不爷们。”酒桌文化中,最知名的就是推杯换盏的时候,还要带着纯爷们的气势拼下去。


鹿晗笑了笑,又再看了一眼已经把注意力放在餐桌上菜式的热巴,心下冷笑,我算什么爷们。


再斟满一小杯,又是仰脸一口酒。辣的舌尖麻木,心也跟着麻木。


-

一次难能可贵的相聚,又是三四个小时的畅饮。


最后好酒的两位哥哥喝得脖子发红,好在还算精神清醒。


鹿晗抢在前头买了单,一群人站在餐厅门口依依惜别。裹着一件毛线针织衫的热巴埋着头听其他三个人耳语,鹿晗借着灯光也看不出她面上神色。


最后再见说了一万次,才终于各自散去,邓超攀着陈赫的的肩膀上,笑嘻嘻的对热巴说了一句,“小迪下次见。”热巴愣了愣,才笑着应,“好的,超哥。赫哥再见,你们慢点。”


约了回酒店继续拼酒的人走了。


余下鹿晗和热巴两人,各自的助理经纪人在十米开外的地方看着他们,热巴又埋下了头,不看鹿晗,大约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说再见。


凌晨十二点的北京街头,三里屯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熄了灯的太古里丝毫没有受到冷落,周遭的酒吧餐厅闪着的霓虹映衬着太古里暗下灯光的玻璃外墙光彩熠熠,似乎从没有歇业一样。


九月的秋风带着瑟瑟之意。


热巴看着鹿晗光着胳膊的短袖T装扮,忍不住抖了抖,说,“不冷吗?”


不愿意轻易结束的鹿晗没料到她会开口说话,并没有听清,歪着头懒懒的样子用鼻音追问,“嗯?”


她抬脸,精致的脸蛋竟然妆容丝毫没脱掉的意思,补了被吃掉的口红后,双唇在夜色霓虹中更是旖旎。


鹿晗虚着眼,热巴吸了吸鼻子,又说了一遍,“你不冷吗?”


这回终于听清她话语的鹿晗瞬时笑了,好像回到了那个夜晚,她也这样问过自己。


“不冷吗,鹿晗?”


那时他尚且有勇气用手指弹她的额头,“我一男子汉,不怕冷。”


换做此时的他,笑完眼神里全是失落。说起来都只是几个月前的事,却恍若隔世。瞳中映着她清晰的面容,最后喃喃的答,


“冷,可是,你陪我走走,就不冷了。”

-

未完待续


设定大约就是,捷克之后,因为一些事,他们俩再也没有私下联系过,只是在群体相处中,表面上维持着良好的关系。

评论(1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