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无阑珊

等不到你 06/难安

06/难安

深夜十点,首都国际机场T3航站台,一间供着舒适空调还有舒适沙发的VIP休息室里,零零散散的坐着十几个人,他们都在耐心的等待着一趟深夜飞往夏威夷的航班。


他们都是K&K广告片拍摄的相关人员,在这之前,已经有30个先期工作人员早于他们2天时间飞了过去。


舒适的窝在沙发里发呆的迪丽热巴,手里捏着手机一言不发。身旁的沙发堆放着佳媛的手袋,人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思绪恍恍惚惚就飘到了那天她瞥见佳媛查看的八卦消息,在她掌心转了几圈的手机也是那天后,鬼使神差的被她装了新的微博。


注册一个账号只需要1分钟,搜索一个名字只需要十秒钟,看完一则八卦只需要十分钟。但是介意一个事情的时间无法计算。这也是为什么迪丽热巴这些年又不装微信又不装微博,出了国那些什么推特ins统统不玩的缘故。


因为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看到了一定会很介意。


佳媛旁边座位的人也同样一言不发,埋着头不知道在手机里翻看着什么。迪丽热巴梗着脖子不去看那个方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不畅快。


七月的京城天气变得十分莫测,白日里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让机场待飞的航班纷纷延宕,好在傍晚时天气晴朗了过来,才使得延宕的情况好了起来。佳媛小跑着从外面拎了几袋子咖啡,塞在热巴手里时说,“快了快了,地勤说再半小时就可以登机了。”说完拎着咖啡分给其他人。


一转脸就看见鹿晗接过佳媛买的咖啡,笑着道谢。眼神倒是没有瞥向她。


喝一口焦糖玛奇朵,甜腻之后伴着苦。

-

等上了飞机迪丽热巴傻眼了。K&K也算是大方,除了给鹿晗和迪丽热巴,也给曾佳媛和高苏尧买了头等舱,也不知道是为了照顾他们害怕两人单独相处尴尬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热巴其实性子里藏着许多懒散,于是很多事儿她能交给别人办的,通常都不会多管。谁知道佳媛拿走了自己护照去办下来的机票选座是选在了鹿晗旁边的座位。


安心坐下的鹿晗走近了热巴才闻到他身上潜藏的一丝丝酒气,他靠在头等舱宽敞的椅背上不说话,热巴瞧着他的样子又看到佳媛摆了摆手一脸无奈的对她做着口型说“我真不知道”,那能怎么办?热巴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接受现实埋头整理安全带。


虚着一只眼瞧身边人的鹿晗觉得老高今天给他灌的几杯二锅头灌厉害了,头晕的厉害。可是一想到身边的人是她,就又安心得不行。


深夜的航班乘客们一一登机,关闭舱门后空姐们前后忙碌着所有起飞准备事宜。早已扣好安全带的热巴一直刻意别过脸看窗外的灯光,直到轻声说话试图唤醒身边男人的空姐说话,热巴才回过神去看。


“先生您好,麻烦您系好安全带,关闭所有电子设备我们要准备起飞了。”


模样长得甜美的空姐脸上挂着笑容,两颊映着可爱的粉红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有点不知所措。毕竟是鹿晗嘛。


热巴瞧着被鹿晗压在身下的灰色安全带,又看着空姐的尴尬为难,身体本能的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低低的提醒着,“醉慌了?你挪一下。”


鹿晗微微的睁开眼看了看拍肩的人,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慢慢的挪开自己此刻显得十分沉重的身体。她从他挪动留出的缝隙中拉扯出安全带的一端,刚要伸手抓起另外一端却被自己的安全带勒住了。


迪丽热巴讨厌自己忍不住关怀的本能,却不能停下此刻的举动。


她甚至没有抬头看空姐一眼,不想去确认她眼里的探索,而是自己松开了自己的安全扣,站起身稳妥的为他扣好安全带。


“谢谢小姐,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马上就要起飞了。”空姐似乎觉得自己这时候离去是识趣,埋着头扣自己安全带的热巴却听出了一分别样的气息的语调。


飞机开始慢慢滑行,前往跑道。


热巴觉得自己大脑就像正在轰鸣发作的飞机一样,吵吵嚷嚷的。机舱随着发动机的准备动作也开始有些微微颤抖。热巴屏住呼吸,在飞机腾空而起的瞬间,抚在椅子把手的手被一只冰凉的手紧紧握住。


她没有挣脱。

-

七月的夏威夷天气却比在国内舒爽很多。飞抵火奴鲁鲁国际机场的时间是当天的清晨,夏威夷当地地面温度当时仅有21℃,让从飞机上踏到这方土地的人还没忍住打了个颤。


地面接送的车辆是一辆大巴,热巴下了飞机以后就一路疾步前行,工作人员告诉她是大巴后,她二话不说就上去找了个靠窗的位置依着椅背就睡了过去。


从机场前往预约的海滩度假村大约是2个小时左右的车程,热巴心里想着佳媛取完行李会在身边坐下,迷迷糊糊睡了醒来,车已经开始缓缓停靠,自己依着一个宽敞的肩膀咯的脸疼。人在缺乏睡眠的时候,哪怕是已经明白过来了,依旧还是缓慢的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和面部。


谁知道鹿晗为什么要坐大巴的。


热巴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眼瞅着端坐在身边的鹿晗,心里恨恨的觉得他真的和以前一样,撩不过就死缠烂打。但是还是嘟囔着说了句,“谢...谢啊...”


鹿晗笑,鼻子里哼出轻轻的笑声,“不用,我这是报答你刚在飞机上那么保护我。”说完跟着下车的人起了身。

-

度假村是K&K和广告商选的,有一片沙滩被封锁只能酒店的住客进出。


他们觉得这是最好的广告取景地点。


热巴和佳媛办理完酒店入住后,在有观景台的阳台往外望去,支着双手开始舒展身体的热巴看着窗外阳光正好,白日里退潮的海水轻拍沙堆,海水声听起来十分克制又舒缓。


她忍不住赞叹:“以前我作演员的时候不明白为什么拍什么广告都喜欢找一片海啊沙滩啊,现在做了摄影师反而明白了,真的漂亮,日出也漂亮,夕阳也漂亮,涨潮漂亮,退潮也漂亮。只要技术不是太糟糕,都能拍出好东西。”


伏在阳台栏杆上的佳媛也感叹:“是啊...我是在内陆长大的孩子没怎么见过海,以前我和我前男友还说,每年都要去一个有海的地方旅游,不过我们俩,有时间去的时候没钱,有钱的时候已经没感情了。”


说完佳媛倒是自己自嘲的笑了笑,拧过头去看热巴说,“热巴姐,其实像我这种立场从来说不了什么,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面对自己。别错过了。”


-

抵达的第一天没有任何拍摄任务,热巴让佳媛和其他人一起去度假村不远的中心街区去shopping,自己在酒店里补了一觉,直到下午三四点。她换了一件还算舒服的长裙踩着人字拖提着相机就出去了。


度假村自有的沙滩从房间望出去没觉得多长,真的踩着沙子自己走一遭,还真的把她走累了。


进海口有一排沙滩椅,上面懒懒散散的躺着几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才往里走,只有一面碧海一片树荫,阳光倾泻照耀,树荫下有几个情侣在说笑。


热巴一脚踩在沙滩上,觉得穿人字拖并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一走一脚沙。弯腰脱了鞋给自己的光脚丫照了一张照片,提着鞋再前行,潮水慢慢涨起,海水变得急促又躁动。举着相机随意拍摄的热巴,晃动镜头时,在一片最远的树荫下,看到了鹿晗和苏若。


或许是她错愕的时间过长,渐渐涨起的海水拍打到了她的脚背。


海水的冰凉和已经开始西沉的阳光惊醒了她。


海滩不好玩。她心里念着,简单干脆的结束了自己的外出,转身离去。

-

回到酒店,热巴在浴室呆坐,开着莲蓬头冲洗脚背沾染的细沙。手里捏着的手机是几分钟前推送的信息。


新浪娱乐:#鹿晗苏若同游夏威夷#今天凌晨有网友声称目击 鹿晗@M鹿M 和小花苏若 @苏若sure同游夏威夷,并称全程互动频繁甜蜜~


停留在屏幕的推送信息热巴只扫了一眼就关了,心下说不出什么滋味,看了一眼流淌的清水,觉得自己真是浪费,伸手去关开关的时候,眼泪顺着脸颊滑下。


脑子里乱糟糟的全是一些过往旧事。


是他们曾经一起牵过无数次的手,是他们相拥而眠的画面,是他坚决笃定的誓言,是他们身心俱疲的过去,是她临走时跟他说的,


“我们暂时分开一阵子吧,你太累了,我,不想拖累你。”


-

佳媛自称是八卦通,自然是知道了些什么。


从外面购物归来的她看见住在她们同一层的鹿晗经纪人,那个被称呼为老高的男人面色十分不好,于是招呼也不太敢打。


拧开房门也只见到热巴开着电脑在导白日里拍摄的照片,似乎还不知道的样子,心下有些安慰,好在她不太装这些社交软件。


那天夜里K&K还是在酒店包了自助宴请所有参与拍摄的人吃饭,热巴面上没什么和佳媛一起去了自助餐厅。人们悉悉索索的说着亲切的话,倒是没被国内的八卦新闻影响。


叫做苏若的小花和她的经纪人并没有来,最后出现的是鹿晗和他的团队。餐厅里最远的两张桌子大约就是她们和他们的距离。


佳媛瞧见热巴鼓着腮帮子往嘴里狂塞各种食物,才觉出不好。她了解热巴,她虽然爱吃,但是这种情况,只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才有。都说心里有鬼的人才会胡思乱想,佳媛抬头瞄了一眼也在打量这张桌子情况的老高,心里开始害怕是不是热巴刚刚用电脑上网已经知道了。


就像是一种下意识,佳媛觉得鹿晗真的太过分了,瞧着热巴这不知节制的样子,忍不住朝着老高翻了一个大白眼。


老高巨冤。


他立刻接收到佳媛的白眼并且低头跟鹿晗说着,“我瞅着是知道了。”、


鹿晗点了点头,没说什么,“你自己看着办,不是什么人都能帖子老子上位的,我跟你说,这辈子就迪丽热巴一个人可以,搞不定你跟K&K说违约金我自己掏。”


“好好好好好好,我的爷你冷静点行不行。”高苏尧一脑门汗,下午他就去借了个防晒霜不过是几分钟的事儿就被人利用了真是见了鬼了。


鹿晗越想越生气,看着背对着他坐的热巴,扔了刀叉不发一言。


-

鹿晗这边倒是干净利落的处理了这件事。


第二天拍摄,热巴早早的出现,她也不是主摄影,只需要帮忙侧拍。佳媛和她在旁边看著名的广告片导演指挥着铺轨,两个人无聊的都快化了。


热巴走神的次数多了起来,佳媛则在旁边听了几句八卦,是说整个广告片的创意连夜全改了。佳媛正要跟热巴说,另外一边鹿晗姗姗来迟。


中国人场面上将就客气,于是又是一通没用的寒暄。


热巴如常和鹿晗打了招呼,直到当天拍摄结束,她才发现似乎故事的女主角没出现。


可是热巴还没有时间多想,Joseph就飞抵夏威夷了。


热巴抹着脑门上的汗看着一惯精英范儿的Joseph 穿着花衣服花裤衩站在沙滩上,没忍住笑出了声。嘴里也是少不了的嘲笑,“哟,您老人家这身儿可以啊,不符合您老人家一惯的人设啊~”


Joseph黑色的镜片映出热巴灿烂的笑脸,他用手点了点她的脑门,怪腔怪调的说,“总比你来了Hawaii还和在Beijing一样强吧,而且,我是回我的故土,我的老家,当然要有仪式感一点咯~”


撇着嘴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的鹿晗心里一股邪火蹭蹭往外涌。

-

三天两夜的拍摄终于结束。


最后一天夜里,K&K在度假村包了一片地方,准备了afterparty算作是这整个拍摄圆满成功的庆功宴。


热巴本来只打算随便去走个过场吃个东西就回来,结果硬是被佳媛拉住说:“我的热巴姐姐你老人家能不能不要这么暴殄天物。”说完把她临走时特地塞进热巴箱子的裙子从衣橱里拿出来,“我提前给你熨好了,幸好时间表写了afterparty,我有提前准备。”


无可奈何,热巴换下了自己的衣服,换了她这条酒红色的长裙,蹬上了许久没怎么穿过的高跟鞋。


佳媛不得不承认,换上长裙的迪丽热巴在她面前摆弄头发的时候,真的只能用“尤物”来形容。


庆功宴场所布置得十分有氛围,工作人员也都换上了较为正式的衣服,当地的乐队奏着轻松欢快的乐曲配上不远处海滩的浪潮声,让人心情十分的放松。


挽着佳媛出现在会场的热巴让在场所有的人都不得不投以惊艳的目光,哪怕所有人都知道她曾经是一位多让人挪不开目光的演员。


Joseph作为工作室的合伙人倒是没什么正型的吹着口哨就过去了,眼睛上下打量的说,“Di,不得不说,认识你这么久,今天最漂亮。”


热巴半点不领情,从佳媛手里接过一杯透蓝的鸡尾酒,“我都穿成这样了,你倒是拖了我们工作室的后腿了,啧啧啧。”


Joseph埋头看了看自己的人字拖和蓝黄绿相间的沙滩裤,撇了撇嘴,没有否认她的说法。


整个宴会沉浸在一种轻松欢快的氛围,Joseph和Jennifer两个人在旁边拼起了酒,一个美国佬和一个中国人愣是过不去了,热巴无聊的拿着一只大龙虾在座位上摆弄着虾钳,身边的人跟着夏威夷当地人又唱又跳。


越是欢乐的氛围越让人心底掩藏的难受一层层涌出。


该死的龙虾,该死的虾钳,该死的鹿晗。


热巴放弃了刀叉自己闷头和它过不去,和她不过去的人却端着酒坐到了她面前。抬头时,短暂的对视,都足以让热巴把这几日心里按下的介意全部释放出来。到底是她先眼酸。


用桌布擦了擦手的热巴,蹬着八公分高的高跟鞋从宴会离去,扔下她没有战胜的龙虾,还有那个同样让她溃败的男人。


这天的度假村似乎所有人都去了这个中国人搞的宴会,酒店内的电梯间空无一人。负气离去的热巴按开了电梯,这一路上紧贴在两腿侧的裙子限制了热巴能够前行的步幅,走进电梯间还跟裙子生气的热巴还没按下关门键,被她扔下的男人就跟着进了电梯。


看,这就是穿裙子穿高跟鞋不好的地方。她生气的把高跟鞋踢掉并且发誓自己回到房间就要把这身什么鬼裙子立刻脱掉。


热巴抿着双唇,按下楼层15。空气间只能听见机械滑动上行的运作声。


叮——


热巴下意识后退一步,让鹿晗先出去,结果敞着电梯门好整以暇望着她的鹿晗再她没有离去意思后,拽着她的胳膊往外出。


“你要干嘛!”


鹿晗不言,用房卡解锁了自己的酒店房门,推开又关上。


热巴觉得自己刚刚在楼下喝下的酒精作用开始发作,背靠着贴了墙纸的墙面一阵阵发晕。这黑漆漆的室内,鹿晗把她禁锢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她能感觉到他鼻息喷洒在她面颊,很急促的,带着一丝丝淡淡的酒气。


他伏在她耳边,


“热巴,别折磨我了好吗?”


话停,是他温软的唇落下,亲过她的耳垂和面颊,缓缓而至,落在了她的唇。

-

本来看热闹的佳媛看见热巴和鹿晗前后离去有点点担心,想了好久追过去看看情况。


结果电梯一开就看见掉落在15层走廊的高跟鞋,陷入了沉默。


评论(24)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