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无阑珊

等不到你/03 相逢

用了三章时间,铺垫够了,你们的男主之后戏份会多起来的。

-

-

故人重逢,几瓶珍藏好酒配了十八斤小龙虾。


对迪丽热巴来说,这大约也是让她永生难忘第一天。

-


「Di」工作室的工作时间并不固定,出勤的地点随着业务而定。


热巴不爱开车,佳媛起了个大早载着热巴在早高峰中杀出一条血路,只为了准时赶上K&K新品拍摄前置会议。


帝都那块繁华的经贸区,从来不缺名车和贵人。


会议时间定在了上午10点,9点35将车稳妥的停靠在这座名气颇高的写字楼地下车库,佳媛还有点小紧张。毕竟她这辆小甲壳虫左右分别是一辆悍马一辆奔驰。


热巴从副驾驶解了安全带下车,一辆形制眼熟的保姆车从入口处打着灯驶来,她歪着头等佳媛下车,车开远了几米她看清了车牌号。


佳媛提着电脑和文件顾不上什么来往车辆,勾着热巴的胳膊就往电梯间走去,“我的大小姐,快迟到了!”


大约是地下停车场有种独有的安静,让脚步显得有些被动的热巴几乎每行走一步都还能听到背后将将停下的车辆发出的声响,而需要耐心才能等来的电梯,还在往高层攀升,暂时没有下来的意思。


不安。


迪丽热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哪怕面上分毫不察,手却交叠着不安的相互摩挲着。


哒、嗒、哒、哒。


远处停了的车下来几个人,一步一步的越来越近,踏入这狭小的等待空间。


“会议时间是十点。”曾佳媛以为勾着她胳膊的热巴是在焦虑开会时间的问题,瞄着数字荧幕的眼神没有挪开,自顾自的回答到,“来得及的,热巴姐。”


说完话的瞬间,响起了一个女子压抑过的惊呼声。


热巴保持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淡然的回了被惊呼吸引了目光的佳媛,“嗯。”


叮——


在清早总是业务繁忙的电梯终于在地下3层停下了它的脚步。挽着曾佳媛的热巴调整了一下呼吸,在电梯门开启后,慢步而入。转身,便是他的容颜。


-

对鹿晗来说,在电梯抵达28层之前的这些时光,都是上苍对他眷顾的结果。


一个可以容纳十数人的空间四散的站着5个人。站着鹿晗身后的2个助理始终没忍住八卦的神色,打量着热巴还有她身旁女子,他们心里有多少惊讶,鹿晗一清二楚。


但是他没有时间思考更多,用看电梯数字面板的余光去偷看她的样子,也是一样僵硬不自然的神色。身上淡淡的英国梨香萦绕在他鼻尖。时光仿佛回到几年前,她一切都没有变的样子。唯一变的只有他们的关系。


叮——


开启的金属仓门提醒着门内的人都清醒过来。


鹿晗终于坦荡荡的转过身看着她,退过半步的姿态让出一些空间。


迎着他黑色双眸,热巴只是微微颔首,道了一声,“谢谢。”便携着佳媛踱出了电梯。


-

人类的本性是八卦的。


在K&K中国总部偌大的会议室里,迪丽热巴坐下的那一刻,就有了一点小小的骚动。


这个会议室里坐了多少行业精英,都是老油条,什么世面没见过。但是在K&K市场部总监的介绍下,她的新身份还是让大家吃了惊:“这次我们也诚意的邀请曾经在法国和K&K总部有过多次合作的,「Di」工作室的总监参与到这次TVC平面及广告海报部分的拍摄。”


热巴抬头的瞬间与对面的鹿晗有了几秒眼神的交汇,还是带着微笑的移开了眼神。


叫Linda的总监继续继续道,“鹿晗先生作为我们K&K首位亚太区代言人,也将配合我们的拍摄。”说话间,语气里含着一些荣幸,“不管怎样,这次的海外拍摄能得到鹿晗先生的首肯,十分的感谢,希望我们这次拍摄能够顺利。”


余下的会议流程显得有些无聊,K&K合作的4A公司最终提案已经交给热巴工作室,热巴提前已经看过并没有别的意义,相关的日程早就交给Anson去处理,但是大公司总归是要走个过场。


在迪丽热巴还算不错的记忆里,鹿晗从来不喜欢走这种过场。


把玩着签字笔的热巴有点窝火,抬眼就是鹿晗根本不避讳的眼神。连坐在她身旁佯装记录的佳媛都按捺不住好奇的神色偷偷的在她和他之间来回打量了几番。


台上的人对着PPT讲得多么精彩纷呈,会议圆桌旁的人们却靠着本能小声的说道:“他们俩,曾经在一起过吧?”


“没错,她被鹿晗甩了。”



“嘘——”


啪嗒。


手里把玩的签字笔在旋转间一个不稳滑出了指尖,掉落在桌面获得瞬间安静,迪丽热巴面上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再拿起时,看向她面前的人,唇角挂起了自嘲的笑。


-

好在Anson还算聪明,给迪丽热巴完美的安排了一个工作,会议结束后她面色匆忙的拒绝了Linda的午餐邀约,在佳媛的再三抱歉下,两人携手离开了那个让她觉得窒息的空间。


当下只顾着逃,等到了工作室看着坐在沙发上笑盈盈看着她的人,热巴才反应过来,无非是从一个坑跨入了另一个坑。

-

那大约是迪丽热巴回国后,迎接过她最灿烂的一张笑脸。


那人在「Di」工作室的会客室里,窝在迪丽热巴最喜欢的沙发里,瞧着她走进的样子,连忙起身将她拥入怀抱,“嘿~小迪!”说话间含着不尽的笑意,“Long time no see!”


还是熟悉又夸张的英文,就这样简单的一句话让热巴微微红了眼眶,她尽量报以笑容的回应他:“真的好久不见了,超哥。”


邓超一如当年一样,只是笑着拍了拍她的肩。换做他人恐怕早就仗着彼此的关系亲近,把心里的好奇以“关心”的名义问出口,而邓超也只是欣慰的抱着胳膊打量着她工作室的陈列,一脸为她骄傲的说着:“从那天他们告诉我说是一个叫Di的女摄影师,我就有种微妙的预感,没想到真的是小迪,你真的太棒了。”言下的赞叹抚慰着她短暂哀伤的心。


“我们小迪,不管在那个圈子,都能混出让人羡慕的名堂。”邓超对她一向亲厚,这样的称赞对她来说每一句都是安慰,“你超哥我今天被你拍,算是我值了。”


红着眼眶的热巴挂着轻松的笑,感恩的说着:“不,是我的运气好,这样好的case,我一个新摄影工作室就能接到,是我的荣幸。”


邓超摸了摸自己已经定型好的发丝,笑笑的说,“来吧,小迪,让超哥看看你的实力。”

-

「Di」工作室小部分被装潢为休息区、工作区和会客区,大部分都留给了室内摄影棚。


Anson放了一首年初在Billboard榜连续夺冠十周的歌曲,黑人歌手独特的嗓音配上嘻哈风格的说唱让整个摄影棚的气氛显得非常的轻松。


已经习惯了在镜头的邓超十分专业且配合,他完美的展现了自己又展现了商品,让作为摄影师的迪丽热巴也非常快速完成了所有造型的拍摄。


工作状态的热巴显得极为严肃,她让佳媛仔细的挑选着镜头替换,场景的调整灯光的调整也一直非常的仔细,长发被她简单的挽在脑后,室内的空调调到了23度还是让热巴的额间沁出了汗珠子,相机的绑带被她缠在手臂上闷出了一层汉雾。


最后一套造型快结束了的时候,热巴叉着腰在电脑面前确认适才拍摄的图片,拧着袖口的邓超蹭到身后不远的地方说,“小迪可以啊,真的专业,把我拍的尤其帅!”


眼上驾着眼镜的热巴转身看着邓超嬉笑的样子,也终于算是放松了下来,“还是超哥专业!”说完终于松开手里的相机绑带,瞥了一眼安臣交代道:“Anson能交货了,待会儿你把图给他们,让他们挑原片,修图再说。”


Anson点了点头接过她手里的相机和其他品牌工作人员开始进入拍摄的收尾工作。


摄影师迪丽热巴和推广大使邓超两个人反而丢下一片忙乱退出了摄影棚。


伸手松掉绑发的热巴正要准备和邓超道别,却没想到他笑脸真诚的说着:“小迪,多年不见,不聚聚不好吧?”


热巴抬眼看着他认真的样子,摘下的黑色橡皮筋捆绑在手腕间,似乎这样可以抑制她突然加速的心跳,眼下是拒绝不了的,一句话梗在喉头最后变成了,“好啊。”

-

就像是一个陷阱一样。


迪丽热巴最后蹭上了邓超在北京的公派车。这种形制的7人车是业内常用的保姆车,邓超的经纪人在驾驶座开车,耳边是邓超扬着声音和陈赫打电话,“你自己个儿赶紧得,我和小迪先去一趟亮马桥,我在那儿落下了东西。”


电话那头是陈赫亲切又急切的声音,窝在真皮座椅里思考人生的迪丽热巴听见他开心的惊呼着,“什么!小迪!得得得,你们在哪儿我马上过来!”


等到了亮马桥外交公寓附近,邓超的保姆车在一个街角停下,还在思考人生的迪丽热巴没想到车门打开后,挤入了一个身影。


多少年迪丽热巴也算是练了一身伪装淡然的本事,眼瞅着顺势坐在她旁边的男人,衣服还是上午那身,倒是没那么讲究特地更换,只见他和“落下东西”的邓超做作的打着招呼:“嘿~儿子~你这胆子也太大了,也不怕粉丝看见。”


“嗨,”鹿晗全然不看邓超回头寻求注视的目光,瞥过脸看着迪丽热巴,一字一句的回答着他的问题,“我这些年怕过什么。”


热巴一时面上看不出什么变化,只是微微抬脸与他四目相对。不知道怎么,这一眼望去就像是这岁月没什么变化,他目光依旧如潭,她只要一瞬就能溺在里面。


而鹿晗丝毫没有挪开眼神的意思,不像当年,只要多一秒对视他都心跳如雷,宣告溃退。


“好久不见。”这是他们今天,不,他们这四年第二句话。


“是啊,好久不见。”这是第三句。

-

夜深,迪丽热巴在北京的住宅内。


故人重逢,几瓶珍藏好酒配了十八斤小龙虾。


热巴特意从进口家具店挑选回来的一张长餐桌堆满了红色虾壳,散落在桌面上的还有一些其他外卖和餐具,四个酒杯均已空掉,摆在桌面上显得十分孤清。热巴看见陈赫开了她最后一瓶醉芙蓉酒庄的红酒,终于觉得自己醉了。


脖子艰难的支撑着渐渐发沉的头,缓慢的趴在了桌上,迷糊间又想起白日里的事情,有她瞧着陈赫打电话让他的助理叫了18斤小龙虾外卖时豪放的模样,有她看见邓超从她的酒柜里一瓶瓶拿酒,还有坐在餐桌对角的他,眼神晦暗不明的看着她一杯又一杯的饮尽她面前杯中的红酒。


她在酒意缠绵的昏睡过去之前,在还有意识之时,恍惚间觉得谁把自己腾空抱起,又轻轻放下,但是她太困了,只是闻到了他脖间残留的香气,本能的觉得心安,渐渐睡去。

-

这夜也归为宁静,躺在沙发上的热巴沉沉睡去。


鹿晗蹲坐在她白色的地毯上,看着她沉睡的容颜,凌乱的长发披散开来,他伸手拨开了一丝,手指忍不住抚向她脖间,晦暗的灯光中,已经不太明显的如同小蛇蜿蜒的疤痕。


过去数年,刮过皮肤的伤痕都淡了。


“你心里呢?”他呢喃着。


伤痕淡了吗?

评论(21)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