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无阑珊

等不到你/01 兜转

中短篇/HE   

私设/半现实/会OOC请见谅

鹿晗33岁/迪丽热巴31岁


-

一架航行了超过十小时的航班在夏季的夜里飞抵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迪丽热巴在强烈的降落反应中醒来,习惯靠着窗户座的她向着窗外的世界望去。午夜的机场灯火通明,飞抵的航班在跑道缓慢滑动,渐渐的让她有了一些实感。

 

一个月前终于决定回国定居,为了这个决定她频繁往返于两国之间处理琐碎的事宜。

 

这次是真的回来了。

-

 

六月的北京,凌晨一点的空气里也夹杂着一丝寒意。

 

从机舱踱步而下的热巴因为严重睡眠不足脚踩在水泥地时还有些微的恍惚。空旷的机场刮过一阵微风,撩拨得她身上的黑色及膝长裙裙摆翩翩,摩挲着她光滑的腿部肌肤。

 

停机位距离摆渡小火车有点距离,人们拖着随身的物品排队上了摆渡车。

 

热巴并没有带更多的行李,手里只拿着一个小箱子。她从手提袋里翻出来了一顶黑色的鸭舌帽,在夜风里为自己戴上,盖住了长发免得被夜风撩拨得不知方向。也不知道是不是曾经的职业习惯,她总是会顺势把帽子压得第一点,这样她不过巴掌大的脸一下子被帽檐的阴影遮住了一大半,让旁边的人更加看得不分明。

 

-

午夜的机场停机坪突然间热闹了起来,这一趟国际航班载满了乘客,摆渡车停靠的位置前源源不断的有乘客从楼梯上拾级而下,仿佛在炫耀着着一艘大飞机“容人”的“肚量”。

 

几乎可以算是最后从机舱内出来的鹿晗站在台阶上看着前面的人缓慢前行,浑身都泛着高空飞行以后的难受。

 

前不久他的团队和法国高端护肤品公司K&K达成了合作,顺势邀请他作为亚洲区首位代言人前去法国总部参与了他们的新品发布会以及晚宴。奈何时间安排的太过紧凑,可以说是马不停蹄的在晚宴结束后从巴黎返回中国,只为了即将进行的电视剧开播发布会。

 

于是飞行的疲劳、高空的恐惧、时差的不适应都让鹿晗十分的不耐。步入33岁以后,北京小爷鹿晗的暴脾气依旧没有收敛,反而愈发的厉害了起来。

 

跟着工作人员身后慢慢的从阶梯上走下,眼前停下的摆渡车已经装满了人,助理小声的询问他是否乘坐下一班,他也只是点了点再不说话。

 

他难得染了一头黑发,睡得乱糟糟的样子他也不在意,随手用手抓了抓就用帽子盖住。站在飞机停歇的位置等已经关门的第一辆摆渡车缓缓驶出,抬眼间,借着停机坪通明的澄黄灯光,看见一个身影。

 

她倚在摆渡车的靠近门边的栏杆,一副懒懒的样子。黑色的鸭舌帽挡住了她精致的面容,但是鹿晗只要一眼就能确定,是她。

 

方才身上所有的不耐全部一扫而空,满心都是惊讶和欣喜。

 

那种久别重逢失而复得的感觉,是人类的一种情感本能。饶是33岁的鹿晗也只是愣在了原处,手僵直,脚灌铅,进不得,退不得。

 

等助理许一舒出声唤他,他才回过神,只能眼瞧着那辆车缓缓远去。随后换上一副谁也看不透的神色随着工作人员一同踏上了后来停稳的摆渡车。

 

-

入关手续办的很顺利,拖着行李的热巴却被出口的人声鼎沸吸引了神色。

 

午夜的机场,能有这样的动静无非是有什么名人即将抵达。迪丽热巴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她脚步轻缓的走向这唯一的出口,看见机场外守候的少女们头上戴着的鹿角发箍时,握着行李箱拉杆的手还是没忍住捏紧了几分。

 

聚集在出口的少女们眼瞧着有推着行礼的人陆续出来,于是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开始起了骚动。热巴在走出去前又拉低了几分自己的帽子,埋着头顺着出口方向前行,告诫自己,不去看不去听不去想。

 

深夜的机场保安拉出了一个人墙,从人墙中穿越而过的热巴下意识的摸了摸她瞬时冰凉的脖子。她没有再回头看过一眼,心跳加速到无法抑制。

 

同时,背后的少女们尖叫四起。

 

那一声尖叫让得她就像受惊的小兽,僵直了背快步走出机场,把自己隐藏在排队等候出租车的队伍里。

 

才不管那个让少女们甘心夜半守在机场的人是怎么样帅气的走出机场,是怎么一颦一笑逗得那些女孩为他神魂颠倒。

 

都与她再无关了。

-

鹿晗许多年都没有这样着急过了,甚至于他着急的神色让他整个人面色僵硬到让入关的工作人员有点错愕。以为这位大明星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很严重的大事。

 

他尽量让自己的脚步能够弥补两辆摆渡车之间的时间差距。他和圈内其他以飞机为主要交通工具的艺人不同的是,他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选择飞机这种出行方式,这几年他更是懒得搞什么亲民路线,都是走VIP通道直接离开机场。

 

助理也很错愕,只见鹿晗一个人小跑步的朝着出口直接走去,只留下一句,“叫司机把车开到地面出口。”

 

顺着通道而出的鹿晗只能看到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人仿佛对这里的一切置若罔闻的样子,淡然离去。

 

是她。

 

停在原地的鹿晗看着她踏上出租车远去的身影,那些尖叫声惊叹声就像是被隔离了一般,唯有他心底里一阵一阵的酸楚涌出。

-

四年前的迪丽热巴在经历了那场事故之后,她没有退路了,于是在她缔结的合约都履行完成的情况下,她放弃了演员的身份,只能重新来过。

 

她的这种毅然或许在被人眼中是一种傻乎乎,但是对于她来说是为自己开启另外一扇窗。

 

人生有那么多意外,总会有一点惊喜给自己,好在她还有退路。偶然的机会让她拿起了照相机,对那时的迪丽热巴来说,学习了新着新的技能,开启了全新的人生。

 

漫长的四年过去,她还是十分思念在国内的一切,朋友、家人,机缘巧合让她有了机会回国,于是她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在北京和巴黎之间往返了四次,才收拾好在巴黎的一切。

 

丢掉了逃避之后,就要学着面对。

-

谁都没料到她的回国很快就引起了骚动。

 

回国没有购车的热巴习惯了绿色出行,于是几次会友和出工都是乘坐地铁。平时出行也习惯了戴一顶黑色鸭舌帽进行简单遮掩,只是那天她实在是困倦不堪,在人并不算多的车厢内,靠着拉杆昏昏欲睡了了过去。

 

也就是这副模样,竟然还是被路人拍了下来放上网,一时间话题不断。

 

迪丽热巴还是不喜欢社交论坛。在以前必须刻意维持的状态下,她像所有公众人物一样把社交媒体当成了宣传栏,动静状态都得上去说一句,名其名曰宣传。

 

可是也是社交媒体,给予了她许多她无法承受的伤害。没想到四年过去了,它的威力还是那么大,只需要一张图片,就可以再次“伤害”她。

 

回国以后,热巴如同一个老年人一般仅仅使用手机最原始的通信功能,她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室处理商业拍摄,或者抱着自己的器材去北京周边采风外拍,这期间她也只是接听电话和回复短信,社交软件这种东西仿佛不存在于她的生活中。

 

直到她的助理韦安臣发了短信给她,她才知道自己出现在八卦版面。

 

一直希望她能够像个现代人一样使用社交软件的Anson以发偷拍的图给她为理由,逼着热巴下载了微信。

 

大脑的记忆仿佛还是昨日,四年过去这些软件的使用方法似乎没什么变化,热巴几乎不需要请教任何人极其快速的安装和注册好新的微信账号。

 

Anson很荣幸的成为她第一位微信好友,她盯着手机荧幕上空白全新的对话框有一瞬发怔。

 

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是她四年前卸载微信时最后发送的那条消息,她对那人说过多少甜言蜜语,最后都变成了一句绝情。

 

手机的振动唤回了她,对话栏里接收了Anson依次发来的偷拍高清图,想要点开的手指犹豫了几分,终究没有点开的勇气。

 

-

刚刚结束了新闻发布会和会后晚宴的鹿晗窝在自己保姆车的后排一言不发。

 

助理许一诺大约能猜到他寒着一张脸究竟是为了什么,更是不会出声去打扰他。

 

车内没开灯,只剩下鹿晗手机荧幕的光照在他脸上。他在#迪丽热巴#和#迪丽热巴乘坐地铁#的热门话题里停留了很久。手指来来来回回的点开看她被人偷拍的图,放大、缩小,退出,然后又点开。

 

他的眼眸在图片里来回逡巡着,打量着,心里念着她瘦了一点,晒黑了一点点,迷糊靠在栏杆上睡过去的样子还是那样的可爱,透着一丝疲倦,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拥抱。

 

反反复复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终于关掉了手机。

 

车里死一般寂静。

-

tbc

评论(16)

热度(250)